跑馬燈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影音新聞)科學面對老年憂鬱

【記者于郁金/連凱斐/臺南報導】一位80歲女士,吃了10多年抗憂鬱及安眠藥之後,抱怨記憶不好,就醫後得知罹患阿茲海默症,於是加服抗乙醯膽鹼酵素劑;2年後,簡易心智量表(MMSE)分數從20降到16,轉科就診,經幾次長談並與病患及家屬商量,精神方面藥物及抗乙醯膽鹼酵素劑雙雙循序漸減;半年後漸進式停止上述藥物,重測MMSE之分數達26;至今2年沒用藥物而情況更好,也積極參與社交活動。






衛生福利部臺南醫院高年科主治醫師林佩芬表示,究其因源自不願面對老化,以及擔憂家人,又因長期的抗憂鬱、鎮定藥使其記憶力下降,而後被診斷失智,更感人生無望及不安;長談後,從極依賴藥物到輕鬆生活,乃因了解到自己情況沒那麼糟、疾病標籤的解除,最重要是子女得宜的關心。

林佩芬醫師表示,應該沒有老人回顧一生時說:「這輩子在無憂無慮中渡過」,根據國內研究顯示,老人族群(65歲及以上)之重鬱症盛行率0.3%至2.4%,憂鬱症15至32.3%,且隨年齡而增加;1995年第一個實施長照保險的德國,使用3種量表研究憂鬱症的長期國家研究分析,柏林老人(70歲及以上)重鬱症盛行率4.8%,憂鬱症9.1%,憂鬱症邊緣26.9%;不同的是,其盛行率與年齡上升無關;國內外研究皆顯示,「女性」為老人憂鬱症狀危險因子之一,女性身體亦較男性虛弱。

林佩芬醫師指出,憂鬱老人常有睡眠障礙、注意力不集中、思考遲鈍、疲勞、頭暈、頭痛、頻尿或夜尿、關節酸痛、心悸、喉嚨異物感、胸悶或胸痛等症狀,老年除了身體機能下降及慢性病盛行外,生活上亦出現變化,包括收入減少、社會地位喪失、生活目標喪失、生活孤立、親友的病痛與死亡、不認老與害怕死亡、行動受限與興趣被迫改變或停止、失去自主性或自由度減少。

林醫師說明,普遍的了解是,老人性格僵硬不易改變、流動智力減退、運作記憶減退、內向性增強、對事件有較複雜的反應;哇!這些只會增加挫折、會讓心情鬱卒!那可怎麼辦?溯本清源,不外纏繞在不愉快的過去或擔心未來,基於生存理由,記憶很重要,但據研究顯示記憶很不可靠、易受影響也易改變;若為不可靠的記憶而苦實在划不來,未來,其實未來永遠不會到,擔心就像在心裡自導自演恐怖劇罷了。

避免憂鬱的方法:
1.多接觸自然。
2.多走路。
3.提早計畫退休生活,至少在中年培養各一種精神性及活動性的興趣。
4.接受老化及死亡的必然未來。
5.當身體功能受限時,接受別人的幫忙,不需因依賴他人而自卑。
6.保持與別人的社交往來。
7.從小培養開放的心態、彈性高的思想習慣。
 
Blogger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