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馬燈

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更新版)楊樹清:重現南明史!南明文化地圖在金門

【記者于郁金/金門報導】為發揚傳統宗族文化,串聯金門家廟聚落資源,推動南明史蹟文化觀光,由金門文化園區管理所、國立歷史博物館與金門縣宗族文化研究協會共同舉辦「兩岸南明史蹟與家廟族譜交流展」暨「金門宗族文化研究中心」24日於金門縣文化園區歷史民俗博物館B1藝文特區隆重開幕;而金門縣燕南書院院長楊樹清同時發表「南明:一個王朝的歷史背影在金門」乙文,提供了我們再次探索、玩味一個王朝歷史背影的難得機遇呢!





由於明(106)年度將舉辦「魯王冥誕400週年-國寶壙誌金門特展」,必然是受各界期待!金門文化園區管理所所長盧根陣表示,對於文化部重視挹注、國立歷史博物館之主動推動魯王壙誌國寶回展意義深表感謝,我們一樣期待未來經有兩岸攜手努力大放異彩,讓金門在同源同根的宗族文化上扮演出積極而重要的角色,我們寄以高度喝采與祝福;《兩岸南明史蹟與家廟族譜交流展》其展現學術具體成果與推廣文化光觀產業面,特別是從館內展成果到館外資源串聯整合落實,所規劃出的《兩岸南明史蹟文化之旅》與《金門家廟名人文化之旅》都值得未來深入繼續發展,總結此次學術論文20篇之多及展出成果、完成金門所有家廟宗祠普查盤整39姓氏194間家廟,豐碩成果,給了我們未來更具體積極努力目標。

金門縣宗族文化研究協會創會會長黃奕展表示,宗族文化是兩岸血緣發展重要的歷史根源及未來學術顯學,也是文化園區落實縣政「閩南文化島」、「活的博物館」的活水來源;本次完整呈現「兩岸南明史蹟與家廟族譜交流展」兩大內涵,首要感謝兩岸專家學者精實的學術涵養與嚴謹而具體的成果,深刻呼籲出「金門宗族文化與南明文化」所處的兩岸歷史文化與時代意義,特別是此時此刻在時空相互輝映下,對金門在歷史文化與未來所產生的深遠意義與價值。

金門文化園區管理所所長盧根陣強調,文化園區管理所致力金門縣政發揚閩南文化,打造「活的閩南文化島」、「活的博物館」,藉由「聚落創生」串聯全島家廟,建立未來數位典藏,打造華人宗族尋根交流入口平台等願景,深切表達縣長陳福海所指示金門是一座「活的博物館島」的高度願景,更是一座中華文化、一座活的閩南文化瑰寶,金門歷史民俗博物館有責任肩負這樣的歷史角色。

國立歷史博物館主任秘書林成家曾表示,臺灣與金門為生命共同體,文化園區管理所轄管歷史民俗博物館為金門歷史文化的開拓者,未來將透過博物館際之間的交流溝通,發展更多合作的機會,他積極協助明年度魯王壙誌回金門開辦特展,這將是臺灣國寶第一次到離島,也是魯王壙誌歷經60年後首次回到金門,是意義重大且十分難得的活動,已榮幸獲得文化部之認同與支持。

福建師範大學文學博士,現任金門縣宗族文化研究協會理事長葉鈞培表示,接續魯王與魯王壙誌的歷史議題,明年是南明時期,曾寓居金門8年的皇明監國魯王朱以海400年冥誕,國立歷史博物館將與金門歷史民俗博物館進行「金門文物合作策展交流計畫」,讓1959年在金門掘出,已於民國100年文物評定列為國寶的魯王壙誌及相關文物,回到金門展出3個月,金門必須掌握這個可再次重現金門與南明史的重要機遇。

葉鈞培強調,重現南明史,不僅是金門史的一部分,更是國族史發展一個重要章節的轉折,因為這段歷史造成的大遷徙,亦影響了澎湖、臺灣族群、歷史發展;金門,作為南明政權與清廷鬥爭的中心,活動在南明土地上的人物、故事、地景,都是重要的歷史遺產。

金門縣燕南書院院長楊樹清同時發表「南明:一個王朝的歷史背影在金門」乙文,提供了我們再次探索、玩味一個王朝歷史背影的難得機遇呢!

1962年12月10日出生於福建省金門縣燕南山古區村10號楊樹清,祖籍湖南省洞口縣(原武岡縣)高沙鎮,1975年(民國64)2月27日尚就讀金門賢庵國小六年級時,在金門日報兒童園地發表首篇作品,開始寫作、發表作品,長年投入書寫金門縣金城鎮古區村的村史,即堅持以一枝筆,書寫推動完成重建的南宋燕南書院,堅定以一雙腳,行走文化、文學領域,其報導文學特色在兩岸三地發光;尤其楊樹清長年投入書寫金門縣金城鎮古區村的村史、發現燕南書院的歷史,並推動重建,1990年起,少年渡海赴臺灣發展後,以文化行動返鄉,創辦「金門報導」社區報,出任「金門日報」駐台特派員暨鄉訊版主编、「金門學叢刊」總編輯,曾擔任澎湖「建國日報」記者、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書評書目出版社企畫主任、「新未來」、「文殊」雜誌總編輯、佛光大學及金門大學駐校作家等。

楊樹清在推動金門學研究担綱「金門學叢刊」總編輯期間,著有報導文學「金門田野檔案」、「金門島嶼邊緣」、「天堂之路」、「閩風南渡」、「消失的戰地」,散文「燕南情長、「少年組曲」、「渡」、「番薯王」,小說「小記者獨白」、「愛情實驗」、「阿背」、「阿背還鄉」等35種個人著作,並總编輯「金門學叢刊」三輯30册、编撰一輯10册「金門鄉訊人物誌」;曾專任宜蘭佛光大學駐校作家,以及國立金門大學第一、二任駐校作家,現為金門縣世界遺產推動委員會委員、金門文藝雜誌總編輯,其文化、文學表現上亮眼!曾獲中國時報、聯合報、梁實秋等多項文學首獎,以及曾敲響3座金鼎獎,包括梁實秋文學獎散文獎首獎、時報文學獎報導文學評審獎、聯合報文學獎報導文學首獎、長榮環宇文學獎、臺灣省文學獎報導文學獎等,再以投入報導文學創作,發掘新題材、開拓新視野的成就於2003年五四文藝節,獲頒中國文藝協會報導文學創作文藝獎章。

以下是小編業經金門燕南書院院長楊樹清之原創作授權相關文字授權,期盼分享海內外更多讀者,同時,表達對過去為金門奉獻犧牲的敬意與感恩!分享如下:
◆南明:一個王朝的歷史背影在金門
(文/楊樹清  金門燕南書院院長,報導文學作家)
重現南明史!南明文化地圖在金門;2016年7月,一連兩檔,金門文化園區歷史民俗博物館推出「兩岸南明史蹟與宗族文化論壇」暨文物展,展現了一張以金門為中心的南明史、南明地圖;兩岸選在過去作為反清復明基地的金門聚焦南明史,7月份「南明史蹟與宗族文化論壇」中,臺灣學者提出的論文内容有「漢影雲根摩崖石刻新解:一代末路王孫的悲情」、「后豐港洪旭宗祠古厝龍脈傳奇」、「盧若騰故宅及墓園」、「周全斌事蹟」、「南明技藝在金門:以博餅文化為例」、「開漳聖王‧雲霄‧天地會」、「金門南明史蹟介紹」、「南明往事:閱讀金門古官道歷史人物與文學地景」等。
 
來自大陸廈門、漳州、泉州等地的學者提出的論文内容有「古銅安印記:南明時期的地名」、「鄭彩、鄭聯廈門史蹟考略」、「金廈兩地南明遺老遺少」、「南明在廈門的遺跡及人物」、「漳台明遺民研究」、「南名背景下早期洪門活動」、「魯王與鄭成功的恩怨糾葛」、「南明鄭氏政權鑄錢考析」、<從譜諜等資料看晉江四位宰輔的結局>、「晉江縣志中的南明使敘述」、「從泉州南明遺跡看中華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晉江族譜修編情況調查與建議」等。
                    
「南明往事話興亡﹐魯王舊墓桂花香」﹐1960年代,在兩岸文化大革命、中華文化復興對抗的氛圍下,處在戰地﹑軍管環境的金門,「古崗湖畔」,島鄉孩子多能朗朗上口的一首歌謠﹐也意外浮現了南明與國族、與金門的土地情懷;歌謠之外﹐寫在民族精神教育讀本裡的「滿清入關﹐中原失統﹐錦繡河山﹐淪為異族﹐明室一般孤臣志士﹐不甘臣虜﹐紛舉義旗﹐撐持半壁﹐是曰南明」﹐則又是另一則末世之重了。
  
滿清與南明產生糾結的存亡之秋﹐金門人被迫作出要跟明鄭往台澎出走或隨歸降清廷的施琅北上遷徙的兩難抉擇;這個時局的金門人與中原的臍帶相連情感﹐在南明與清廷對抗的政治氛圍下,硬生生被扯裂了。
 
重現南明史,不僅是金門史的一部分,更是國族史發展一個重要章節之轉折,因為這段歷史造成的大遷徙,亦影響了澎湖、臺灣的族群、歷史發展;金門,作為南明政權與清廷鬥爭的中心,活動在南明土地上的人物、故事、地景,都是重要的歷史遺產。                                  

南明歷史地圖再現!「南明」,是一個模糊、難界定,也充滿想像的俠義、奇情時代。楊雲萍教授在《南明研究與台灣文化》書中指出,崇禎甲申(1664年)3月19日,毅宗自縊於煤山,明亡;5月15日,福王由崧即位於南京,以明年乙酉為弘光元年,「南明」的局面由此開啟,「自弘光即位至鄭氏滅亡,前後40年,我所指的『南明時代』,就是這40年」。    
                                                                  
「南明」40載,因著魯王朱以海,也因為延平郡王鄭成功作為反清復明的基地,金門意外化身為南明的某個「中心」點;魯王短暫的45載人生,卻是一生的漂流,不能落定;崇禎17年,28歲的朱以海在山東獲冊封為魯王,冊封使者未到,明朝已亡;隨後清兵攻至,魯王南奔;兩度入閩,先是在建立政權的浙江給鄭彩接到廈門軍營作為政治號召資本,再為鄭成功迎至金門藉以穩定軍心;監國8年、永曆7年(1652年),魯王在金門,疏謝監國號,落得「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景況,與金門人一起吃番薯,以致民間封他為「番薯王」;而與魯王同在金門者,還有寧靖王朱術桂、明室遺臣王忠孝、盧若騰、沈佺期、徐孚遠等。
 
南明,中國歷史最沈重的一頁;魯王,題於金門獻台山上「漢影雲根」石碣,由於因地質鬆動、崩塌,「根」字已失;埋藏近300年,今世得以重現的「皇明監國魯王壙誌」,南明的重量,也盡埋在這塊質屬玄武岩的壙誌間。
 
2008年,卓克華教授在《古跡·歷史·金門人》寫魯王這一段,從古蹟的視角切入金門人的歷史與人文,史學與文學的碰觸交融,讓卓氏在冷峻的歷史之眼下,又帶感性的土地詠嘆,嚴肅考察魯王朱海留下的「漢影雲根」摩崖石刻後,收筆前,忽又忘情地揮寫著,「驀然驚見一個落寞身影,沒入蒼茫海天之中,遠遠地、悠悠地,傳來一聲廣遠的嘆息!」「廣遠的嘆息!」一個末代王朝的背影、一個末路王孫的悲情,盡在「番薯王」朱以海的「漢影雲根」裡承受南明歷史的載重量。                                                                                      
近來,兩岸被冰凍的政治氛圍下,金門文化園區歷史民俗博物館與金門宗族文化研究協會跨兩岸推出「兩岸南明史蹟與宗族文化論壇」,以金門為中心,重現了南明地圖,亦提供了我們再次探索、玩味一個王朝歷史背影的難得機遇!(照片由金門燕南書院院長楊樹清及金門文化園區管理所提供)
 
Blogger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