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馬燈

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

冰清玉潔不染塵-「中國冰竹畫藝術家」尹維新創作心路歷程 專訪

【記者張永漢/綜合報導】筆者最近拜讀尹維新的新作,爲他的勤奮和日新月異的進步所鼓舞。敬佩的是他畫的國畫不拘一格,不守成法,勇于探索,不斷創新,在藝術上很有進取精神。

「中國冰竹畫藝術家」尹維新
尹維新,1952年4月出生 湖北鄂州人,1977年畢業于湖北藝術學院美術系幷留校,現爲華中師範大學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幾十年如一日,從不醉心于藝術作品的參展與獲獎,而是淡薄名利,立足于對自然生活與社會生活的有感而發,專注于一種具有正能量思想內容的情感表達。曾師承中國著名畫家楊立光、張振鐸等教授,他有不少作品,如《川流》 、《晴雪》 、《春醒》 、《雅閑圖》 、《大西北》等等,被一些重要畫册所收錄,在海內外有一定影響。
他經過十餘年生活觀察和二十餘年不懈探索,創作出的中國畫“冰竹系列”作品,被譽爲“中國冰竹畫的開拓者”。作品面貌追求清新淡雅,作品內容講求思想意境,盡其可能地實現深邃的哲理韵致。在作品的形式語言上,一反前人在畫面空間層次上的“前濃後淡”法爲“前淡後濃”。自然地融西方印象于東方意象之中,形成了自身獨特的國畫藝術表現語言,成功地表現了冬日冰凍之竹不畏嚴寒的傲然之氣與抗爭精神。
「中國冰竹畫藝術家尹維新」自訴表示,中國“冰竹畫”藝術作品的誕生,與他本人的生活際遇與時代的生活環境有關。
他說:1985年冬天,生活不可抗拒地遭遇不測,艱難地經營了幾年的家庭瞬間坍塌,沉重的打擊使他如同掉進萬丈深淵般,一連數日寢食不安,徹夜不眠,導致精神恍惚,時而難以自主,時而胡言亂語,甚至無故詛咒……,但有天警覺到:“女兒年幼待哺,自也人生路長,倘若任其發展,後果將不堪設想,極有可能因不能自拔而引起嚴重的精神錯亂,甚至難以逆轉。如果要是這樣,女兒養育誰能替代?曾經擁有的人生最大之夢——“畫家”理想又何以實現?由此,我清醒地領悟到,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人的作用都是徒勞的,唯一的出路就是自己拯救自己……
手卷《十里荷》局部之一2015年
于是,背上寫生畫夾,來到武漢的近郊,踏著冬日的枯黃的野草,隻身獨影,漫無邊際地行走在田間鄉路上。
深冬的江南,呈現在眼前的是冬霧漫天,白茫茫一片的農莊大地,路邊已經完全落了葉的光禿禿的樹幹和樹枝,因零下幾度的氣溫,使得它們早在昨夜就冰凍成了晶瑩剔透的玉樹瓊林,它們迎著凜冽的北風發出沙沙的響聲,加上霧氣繚繞,令人萬分感傷。舉頭望天,透過厚厚的迷霧,隱隱約約地看到一絲晚來的慘淡寒光……
自從親歷了冰凍萬物的嚴峻的生活體驗之後,便與“冰”和“冰竹”結下了不解之緣,每逢冬季的冰風雪雨之日,總是情不自禁地徘徊于華中師範大學校園的竹林之間,觀察冰凍之竹的自然情境,體悟那些正在經受著痛苦磨難與嚴峻考驗中的“冰竹”,只見它們從容不迫地面對著突如其來的寒潮襲擊,散發出一種難能可貴的不畏嚴寒、傲然挺立、蒼翠依舊和堅韌不屈的英勇氣概和抗爭精神……
此後的近十年之久,我就是這樣地與冰、雪、風、竹相依相伴,不離不棄,真可謂是“知己難求,物我同一啊!”
生活的曲折與艱辛之路走進1992年,誰也不會料到,就這一年的冬天,生活命運的捉弄,又再度無情地讓我經受了一場更爲慘重的挫折,打擊之巨大真是雪上加霜。如果說前一次生活的敲打足以使我形神顛倒,那麽這一次的不幸降臨更讓我這個還未來得及完全修復的近乎破碎的心靈再一次遭受到更加嚴重的衝擊,更確切地說,又是一次心靈上更加重大的摧殘與創傷,導致我身心疲憊,心力交瘁至極,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使得在此後的一段時期裏因神經的麻痹導致完全失去了“痛”的知覺,變得整天無故發呆,面無表情,陷入一種十分可怕的冷靜與無聲的沉默。在長達近三年的時間裏不能長時站立,只能坐著講課……
後來,隨著時間的漸漸遠去,只要神志偶爾短暫的清醒,就會有間隙性地對過往生活經歷進行反思,方使我意識到經受的這一次近乎毀滅性的生活打擊,完全歸屬當下的社會生活環境中出現的“三大風潮”(即“下海潮”、“出國潮”和“情人潮”)。社會流行的這幾個主要的風潮引起了部分職工青年與知性青年們的追逐,他們的思想開始了不安與燥動,其中的一些人因跟風隨流而失去了理性的思考,産生了人生價值取向上的動搖。或南下沖向熱鬧非凡的商海狂潮;或尋機出國甚至不歸;或逃出婚姻的藩籬,尋求新的精神寄托與情感刺激……經反復審慎的思量,我慢慢地清醒,逐步清理了頭腦中雜亂無章的混亂思想理念,分辨出社會中時興的種種是非界限,選擇了適合自己人生發展方向。誓言“做時代的主人,不當時代的犧牲品”。堅定了人生美好的理想與信念,决不隨波逐流,以“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爲處世座佑銘,朝著既定的事業追求的遠大目標,永不停歇地一步一個脚印地行走在藝術研創的大道上。
在我人生跌入到從未有過的最爲低谷的非常時期,唯一能與我心靈撞擊對話和滋養我全部精神力量的,只有那長達近十年不間斷地去親近觀察體悟所形成的深情厚誼的精神食糧——“冰竹”。
秋月荷塘1997
1993年深秋,我一如既往地除了課業外剩下的所有時間,全部用來進行中國畫學習與創作,記得在那一段的創作過程中,潜意識中的情感驅駛,讓我萌生出一種异常强烈的情感衝動,非常急切地希望將過去那麽多年收穫的“冰天雪地之竹”的感知印象用中國畫筆墨表現出來,一方面表達對竹的大無畏精神的無比贊頌,另一方面借此聊以爲我的受傷深重導致殘缺的心靈帶來莫大的慰藉。
這是因爲大凡各門類之藝術都是以情感爲主要載體,借用特定藝術的形式語言媒介,表達人們特定的成熟的思想內容。我所親歷的一個接著一個的生活不幸所産生的多種心理反映與烙印,正與竹在天寒地凍之冰的嚴刑拷問中所展示出的英姿風彩全然契合。
再是因爲清代大師鄭板橋的“從眼中之竹到胸中之竹、再到手中之竹”的畫竹三段論早成爲我畫藝創作之靈魂,我已經完成了畫竹的前兩步,即眼中竹和胸中竹。冰天雪地之竹的生活原型通過長期的實地實景之觀察已“成竹在胸”。但要使其通過筆墨外化爲具有可觀可賞的又具中國畫審美韵味的“冰竹”畫藝術談何易事?這是一個中國畫領域的全新而又極爲嚴峻的命題。風、雨、雪之竹古人均有涉獵,唯獨“冰竹畫”藝術却前無古人。這是一條完全陌生的藝術之路,此路一定會是布滿道道溝坎和遍遍荊棘,更一定會有難以跨越的“攔路之虎”。任何人膽敢踏入此道,不僅應有扎實的畫竹傳統的知識修養與畫技之功底,更要有非一般敢于創新與披荊斬棘的開拓勇氣。
如果要問我爲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毅然决然地開創“冰竹畫”,我只能說,一是特殊生活情感背景的使然;二是深諳一個成功之畫人的可貴之處不是那種對前人或旁人亦步亦趨抄襲的模仿者,而在于具備一種過人之膽識,勇敢堅定地“走我之路,認識自我,堅守自我”,爭做一個在努力掌握傳統基礎上,敢于大膽創新的開路先鋒之人。
創作“冰竹畫”,首先需要思考的是“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這個首要原則,决不能對自然的直接描摹與照搬式的生活再現。擺在面前比較不容易的是如何體現“冰質感”而又不是照相性寫實。我就在這樣的困難重重、零技法情形下,開始了“冰竹畫”藝術探索性的創作。
冰竹畫作品-「萬世清君留偉名」
 一路走來,無數次的失敗,不厭其煩地一次又一次地尋找失敗之根因,一次又一次地總結失敗之深刻教訓。如此長期嚴謹探索的創作作風和勤奮研究的工作態度,使我養成了一種心理習慣,即是在頭腦中形成這樣的一個觀念:“一天下來,如果沒有在畫藝或其它理論領域裏的學習獲得一點收穫或體會,這天就等于白過。”實踐告訴我,要想做成一件事情,一點一滴的逐步積累是最爲需要的。通過不懈的努力,終于較爲理想地探索出了一整套表現中國“冰竹畫”表現技能的初級方法,即“正反作畫勻填法”,簡稱爲“畫填結合法”。
冰竹畫作品-清風
這一時段冰竹畫作品,主要依我情感之需。畫面處理偏滿,一反前人空間關係處理上的“前濃後淡爲前淡後濃”,企圖實現以濃襯淡;材料使用上調入膠、礬,利用生宣紙的吸水性能,自然地畫出物象的“水綫”“輪廓綫”,似如冰凍包裹增加其寬度與厚度的“冰質”之感。如此的大膽地一遍又一遍的償試性探索,畫出了第一幅“冰竹”作品,深感緣分不淺地以暑作品名《雪竹》發表在人民美術出版社主辦的《美術之友》1994年第6期封底。
冰竹畫作品
《雪竹》這幅作品現在看來只能算作是“冰竹畫”之雛形,章法布局過滿,偏西畫構圖之法,竹幹、竹枝與竹葉造型明顯笨拙粗糙,筆墨呆滯,竹節的勾勒生硬而不自然。儘管如此,它的發表所體現的價值依然不能因此而被輕視,它仍然在冰竹畫史上帶有劃時代性意義。因爲,這幅作品代表冰竹畫作品誕生之寶貴的“萌芽”。
有了第一幅帶有初步的“冰竹畫”韵味的作品誕生,緊接著便開始了對其在技法上的不斷探求,且迫不急待的期望著表現技法上走向完善。由于對“冰竹畫”之特殊質感“冰”的表現技法一時還不容易發展到成熟。爲了確保近景明快淺談之墨色均不被遠景之深暗的墨色污染,我在初級階段的“冰竹畫”技法上采用的是“畫填結合法“,即是先以淺淡冷灰色調在正面畫出近景或前景之竹,再反面以深灰色調畫出遠景或後景之竹,最後以濃墨勾填出最遠景之竹。以此之法,企圖表現出前後遠近幾個不同空間的深淺層次。依此作畫之技法,創作出了一個系列的帶有一定思想內容,代表著我此時之心境和最急切需要的情感表達的“冰竹畫”作品。如《雪竹獨鳴圖》、《三更寒月》、《寒林雙栖》和《問春》等。
中國寫意花鳥畫最需要的是盡情自然地揮寫,特別忌諱在作畫過程中途無故停頓,或采取某種特技進行“製作”,爲實現一些外在特殊效果而人爲地去“造作”。這是因爲國畫賞析評價作品之要則爲“氣韵生動”。要使畫面實現這一準則,就要求畫人在創作中做到“意在筆下”,即在繪畫前已經成竹在胸,胸中早有一幅“未來之畫”,且下筆之前還得徹底剔除一切與本作品無關之心理雜漬,在非凡情感動力衝擊下,以物我兩忘之精神,在一種“自動”狀態下縱情地揮寫,一氣呵成,才會使創作出來的作品,散發出一種具有人之生氣和生命之活力的中國畫審美韵味與審美追求的魅力。
從以上所述的中國畫的最高作畫境界要求看,我創作的“冰竹畫”初級階段的“畫填結合法”之法中有一個“填”字,這一“畫”一“填”的本身就與“氣韵生動”之說確實存在著相博的矛盾與距離,因爲在作畫過程中爲了實現空間層次之濃淡,不得不在創作中途中斷畫筆,轉向以濃墨在畫面所需之處有選擇地而又極爲慎重地進行勾填。這樣一來,正在酣暢淋漓地揮毫的心理情緒不得已因此受到嚴重的破壞與干擾,致使作畫者因此而筆斷氣滯。使得作品的“氣韵生動”無法成功有效地得以實現。

“冰竹畫”藝術開拓創新之路上的這一關鍵性的反思與頓悟,促使我决心毫不猶豫地進行冰竹畫技法上的再探索,經過幾年的艱辛探索與藝術實踐,終于探索與總結出了 “渾然揮寫法”。運用“渾然揮寫”之新法創作的“冰竹畫”作品一改過去的“畫填結合法”所創作的冰竹畫作品的“生硬”“呆滯”和“死板”等缺點。以“渾然揮寫法”創作的冰竹畫藝術作品 “渾然一體,生機盎然”,不再像前一種“畫填結合法”所作冰竹之“冰質感”那樣的“刻意求成”。不僅如此,“畫填結合法”還存在著沒有脫離“有意追摹自然物象真實性”之嫌。而“渾然揮寫”之法不僅使得作品天趣自然,更重要的是它使其作品在很大程度上體現出了國畫藝術形象造型審美觀念的“似與不似”,保留了中國畫寫意畫這一珍貴的傳統藝術特色,作品給人以“似冰非冰”之美感。即是說,在具體現象的表現上講求的不再是外在的視覺真實,面是更加推崇形象內在精神風貌與高雅藝術韵格。
九月(局部之一)
經過長達八、九年有意觀察之後,一直縈繞在心,又經過很長時間不斷地蘊釀構思與升華,再歷時五十餘日創作出了以冰竹爲背景的組畫——《九月圖》,該作品由9幅畫連綴而成,橫約九米,高約2米,可算是“渾然揮寫”新技法後的代表之作。
此畫爲何被認爲具代表性作品,自以爲它的不同尋常之處,就在于它看似冰竹之境,却無緣表達其身;看似屬花鳥竹之一族,却伴有山巒起伏,使之花鳥山水兼而有之;看似浩月當空九循照,却道萬物興衰輪回之理。故即興一首,以此作爲我寫《九月圖》本意之所在也。
靜謐山野空寂處,高懸圓缺月清明。
風送一曲冰崗過,盛衰流轉大道行。
再如我距離《江山行》一稿創作24年後的2015年創作的60米長卷《江山行》二稿,此畫之結構內容與一稿相同,即是由“冰川源頭、戈壁沙漠、五嶺巔連、莽莽草原、西域黃土、江河濤濤、淺流芳洲、高峽平湖和春浴江南”9段景觀組成。
此畫畫的是江與山,但說的却非江山本身。企圖以江河爲主綫,喻萬事萬物啓始生髮運動之軌迹。江河沿岸地域連貫東西南北,形貌差异懸殊,企圖象徵事物發展過程中所經歷的不同景界。孫子威先生在評論這幅作品說:“作者以江水喻人生,以山川大地象徵人一生所經歷的各種境界……”臺北畫展期間,以爲佛教界一位佛教界修行者這樣評價《江山行》長卷;“這幅畫所表現的與禪修之歷程同理。”
談到此,我似乎覺得這輩子與“冰竹”“冰竹畫”藝術是一種“天緣”;是乎承擔著如此重大的“開拓中國畫冰竹藝術”是我的一種使命與責無旁貸之“天職”。
“冰竹畫”的藝術精神支撑著我走出了生活的最低谷,使我戰勝了人生生活上出現的一切磨難。這輩子能和“冰竹”結緣是我莫大之“天福”。畢竟因此做了一個前人還未來得及做的一件事情,更爲重要的是“冰竹畫”給人以“冰清玉潔不染塵”的獨有藝術感受,散發出一種“昂揚向上、臨危不屈”的高尚氣質與精神,將激勵華夏兒女團結一心,以大無畏精神戰勝一切內困外患,朝著人類最美好社會的偉大實現貢獻各自的最大力量。

※尹維新先生藝術簡介:
尹維新,1952年4月出生 湖北鄂州人,1977年畢業于湖北藝術學院美術系幷留校,現爲華中師範大學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幾十年如一日,從不醉心于藝術作品的參展與獲獎,而是淡薄名利,立足于對自然生活與社會生活的有感而發,專注于一種具有正能量思想內容的情感表達。
畫展及海外講學、交流
一、1998年6月,應邀在臺灣省臺北市由“國際藝展空間”主辦“尹維新國畫作品展”。
二、2000年8月,應邀在臺灣省臺北市由“長流畫廊”主辦“尹維新國畫展”。
三、2005年1月,由《文藝報》和《中國畫》叢刊首次在北京舉行“尹維新中國畫作品冰竹畫系列觀摩座談會”幷取得成功。冰竹畫作品得到與會者一致好評。其會議紀要發表于2005年1月13日的《文藝報》。
四、2005年12月,在山東淄博市由“國畫館”主辦“中國冰竹畫創始人尹維新先生國畫展”。
爲該畫展題詞的有:
1、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副部長,故宮博物院院長鄭欣渺題詞:“自成特色,獨樹一幟,賀尹維新冰竹畫系列精品展”。
2、中國文聯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廖奔題詞:“冰清玉潔境界高”。賀尹維新先生冰竹畫系列展。
3、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王文章題詞:“特色鮮明,自成一家,賀尹維新冰竹畫展”。
5、《文藝報》總編、著名文藝評論家范咏戈題詞:“大器有成,賀尹維新先生冰竹系列精品展”。
6、《美術》雜志社主編,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與評論委員會主任王仲題詞:“情系真善美,賀尹維新冰竹系列精品展開幕”。
7、《光明日報》文藝部主任沈衛星題詞:“筆路開闊畫新意,賀尹維新先生冰竹畫展”。
8、中國美術館研究部主任,著名美術評論家陳履生題詞:“風雨之聲,冰雪之竹,賀尹維新冰竹畫展”。
9、中國文聯出版社副總編,朱輝軍題詞:“縱筆繪描冰竹節,豪氣貫透宇宙間”。

五、2006年4月,應美國Augustana College(奧古斯坦納學院)邀請,赴美國講學幷舉行“冰竹畫作品展”。
六、2011年8—9月,應丹麥著名畫家Peter Siggaard Andersen(安徒生.彼得)之邀赴丹麥講學幷舉行“尹維新國畫作品展”。
长卷《江山行》局部 之一 
长卷《江山行》之二 

长卷《江山行》局部之三
长卷《江山行》局部之四 

长卷《江山行》局部之五 
 
Blogger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