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馬燈

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

胡軍軍的涅槃世界畫展 佛館:25幅涅槃像 感受生命喜悅

【記者于郁金/郭騏樂/許綾芳/綜合報導】畫家兼詩人的胡軍軍,跳脫傳統框架,以童真筆觸、斑斕色彩,創作一系列佛陀涅槃像;「涅槃天下-胡軍軍的涅槃世界」畫展,8月4日起在佛陀紀念館本館第三展廳展出,25幅涅槃像,佛陀都是右脇而臥,雙眼微闔,嘴角上揚,氣息平穩,洋溢安詳平靜的氣息;色彩繽紛如馬卡龍的色塊,提醒觀者死亡不足畏懼,涅槃可以是身心靈的解脫自在,是超越生死的喜樂至福。

開幕式嘉賓雲集,都想一睹散發「幸福」的涅槃像。佛陀紀念館館長如常法師說明,此檔佛像展覽特色,一是全為涅槃臥佛,二是沒有弟子哀慟哭泣的畫面,尤其用色繽紛,「超越佛教傳統尺度與規範」,生動詮釋了涅槃是「身心靈的自在解脫」,勢必在全台引起話題;胡軍軍捐贈涅槃系列第35和39號作品供佛館典藏,由如常法師代表接受。胡軍軍說,涅槃對她而言,是不生不滅、自在圓滿的境界,身為21世紀的佛弟子,她想把從佛陀涅槃所感受到的喜悅和生命力,傳達給世上所有的人。

為什麼要創作涅槃?這是胡軍軍目前收到的,也是未來要面對的,最多被問及的命題;這個命題困難度,相當於「為什麼要活著?」胡軍軍認為,區區凡人,本就是受盡業力流轉,無可奈何來到世間,雀躍忘形活在世間,有朝一日,悲悲怯怯離開世間。

「所有佛造像中,涅槃像最能觸動人心。」臺北書房山長林谷芳說,對生死觀照,是人生無法逃避的痛苦課題,他推崇胡軍軍作品,用鮮亮斑斕的色彩來表現涅槃,有如從痛苦中求得至福至樂,體現了禪家「生死一如」修行和超越。

策展人遠見.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指出,自己雖不懂涅槃,但是從胡軍軍的作品中,感受到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不畏懼」的人格特質,大師一生弘法利生無畏無懼,才能造就「人間紅利」貢獻。

和胡軍軍亦師亦友的覺風佛教藝術基金會創辦人寬謙法師,肯定展出的涅槃畫作是「佛法、藝術與生命的完美結合」。臺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林保堯指出,佛教在印度已式微,期待胡軍軍的涅槃系列能到印度展出,讓印度人民重新體認佛法的美好。

胡軍軍導覽時表示,佛法讓她擁有全新的生命視角,以無我的冷靜理智看待生命,因此決定為「揭示生命真相」的佛陀留下慈悲的面容和身影,用「涅槃」創作來報答佛陀對她的啟發。

「創作涅槃時,寂滅的痛苦消散,有如展開心靈對話。」胡軍軍說,曾在印度石窟、莫高窟觀賞佛涅槃石雕和壁畫,當下有如聽聞「回家」的召喚,完全沉浸在幸福中;也因為深受南北朝造像影響,樸拙的線條和筆觸,讓她的作品充滿童趣。

胡軍軍,1971年生於中國大陸上海,浙江紹興人;90年代混跡北京,從事詩歌繪畫創作,1995年獲劉麗安詩歌獎,1998年移居紐約八年,2006年回上海定居至今;曾舉辦「山外有山」、「常觀無常」等繪畫展覽,並創立「高安基金會」,在教育和佛法推廣方面有廣泛贊助;同時和張洹籌備「阿虛博物館 Ash Museum」;自2015年起創作「涅槃」系列,以繪製佛像為弘法心願。

胡軍軍表示,他很特別,此生有機會聽聞佛法,另外接受了一個由天而降的,如同佛授的使命,那就是創作涅槃佛;畫作中,涅槃佛天真自在,甚至童趣盎然;她斗膽拋棄了技巧的鎖鏈,色彩趣向純粹本然。

胡軍軍說,在佛光山有幸得遇星雲大師親身教誨,從他身上巍巍然如高山的氣質,第一次領略到「活佛」不是一個稱謂,而是一個真實的存在。席間道友提問,大師,您認為您身上最好的品質是什麼?大師坦蕩而言:「不畏懼」;因為不畏懼,所以撥雲見日,所以生死自由,所以涅槃寂靜。

胡軍軍從人生的思考和藝術的提煉中,發心至誠,用敏銳的直覺和審慎的態度,在當代繪畫創作實踐中,將佛性和藝術性進行提純揉和,構建出超然出世的整體氣韻,將「涅槃」之美提升為出塵的藝術表達。

「只要肯做,就有進展,如同大師強調的『行佛』,付諸行動最重要。」胡軍軍表示,涅槃系列創作是她的使命,足夠用下半輩子來創作,未來會不斷創新,或許嘗試和東方的山水結合。

「涅槃天下-胡軍軍的涅槃世界」即日起至10月21日在佛陀紀念館本館2樓第三展廳展出,炎炎夏日,歡迎您來感受不生不滅、生死一如的清涼自在。






 
Blogger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