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馬燈

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

用畫刀來做畫 陳惠儒油畫個展~千年之愛 甲骨幽情

【記者于郁金/臺南報導】陳惠儒是以畫刀來做畫,有別於一般畫家們使用的「畫筆」。陳惠儒說,「畫刀」之於,它有很大的魅力,除了清潔、保存容易、損耗低之外,它所呈現的筆觸很獨特,即使遇到處理細膩的部份,也能有另一番的味道呈現;雖說是「畫刀」,有時候亦會讓人誤以為是「畫筆」所繪,而「畫刀」灑脫、豪邁呈現,卻是「畫筆」所難以表現出來的。

陳惠儒生於臺灣臺南,畢業於成大企業管理研究所;2012開始於藝術創作,油畫作品囊括抽象與具象,以畫刀為繪畫的主要工具;2016至今參展多次,2017年於臺南321巷藝術聚落舉辦了首次個展《春之頌》;此次參展的作品,有別於先前的呈現,除了用油彩來展現類國畫《潑墨》之美外,更以幽遠《甲骨文》融合於畫中,形成了一種既特別又別具內涵作品;她運用了甲骨文具備「象形、會意、形聲、指事、轉注、假借」造字,以繪畫的方式將甲骨文用了特別、獨到,又與眾不同形式呈現出中國文字與藝術結合的另一種獨特魅力之美。
   
而甲骨文又稱契文、甲骨卜辭、或龜甲獸骨文;主要指中國商朝晚期王室用於占卜記事而在龜甲或獸骨上契刻的文字,是中國及東亞已知最早的成體系的文字形式,上承原始刻繪符號,下啟青銅銘文,是漢字發展的關鍵形態。甲骨文因鐫刻於龜甲與獸骨上而得名,是中國已發現的古代文字中時代最早、體系較為完整的文字;現代成熟漢字或標準楷書即由甲骨文漸漸演變而來。
   
因此甲骨文之風格多變,多樣呈現勁健雄渾、秀麗輕巧、工整規矩、疏朗清秀、豐腴古拙;契刻筆法的甲骨文,筆意充盈,百體雜陳,或骨格開張,有放逸之趣;或細密絹秀,具簪花之格,字裡行間,多有書法之美;當古老與現代碰撞在一起,激盪出一連串令人眼睛為之讚嘆與驚艷的火花,值得大家拭目以待!

學商陳惠儒,畢業於成大企業管理研究所後,即從商,是中小型企業主管;當年,一路商道出身的她,對於藝術,她可是素人,問她為何跨入書畫藝術家領域。陳惠儒說:「畫畫」起源於因緣際會之下的偶然,一個偶然,再也欲罷不能!若你問我「為什麼甘願放下,也算是學有小成的商?」我只能回答:「那不是相見恨晚,只是,時候到了!」

陳惠儒畫出各式各樣的人文風情及自然樣貌,將畫刀的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其畫風時而豪邁灑脫,時而清新動人,除呈現畫筆可表現的細緻感外,更能展現畫筆難以表現的特別筆觸,是十分具有個人特色的藝術家。臺南文化中心表示,此次展覽於108年2月22日至3月17日於臺南文化中心第三藝廊展出,歡迎對油畫藝術有興趣的民眾,踴躍前往欣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Blogger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