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馬燈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移動的川渝石窟 李耘燕十年絕壁重光

【記者于郁金/謝佐中/綜合報導】四川與重慶兩地保存著千百年的唐宋佛教石窟及摩崖造像,即為川渝石窟,西南民族大學副教授李耘燕被石窟造像藝術深深打動,以10年歲月,畫下對川渝石窟的守護,將畫作化為一座座移動的石窟,「絕壁重光─川渝石窟的保護與傳承暨李耘燕美術作品展」9月24日於佛陀紀念館本館大堂開幕,此次展出李耘燕百餘件作品,讓大眾感受藝術家以畫筆所呈現的對佛法的體悟。
    24日兩岸貴賓雲集,有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佛教考古研究所所長雷玉華、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史學系助理教授主任李麗芳,以及各大學和中學校長、教授等近百人。
    有云「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但卻從未阻擋過佛陀的腳步,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從新疆到敦煌,從雲岡到龍門,一路留下諸多精美絕倫的石窟造像,四川、重慶兩地保存著千百年的唐宋佛教石窟及摩崖造像,川渝兩地文物工作者鍥而不捨探尋、研究及保護,藝術家李耘燕以大足、安岳石窟現場寫生與創作傳承這些珍貴的文化遺產,將畫作變為一座座移動的石窟,如今在大眾眼前展現。
    西南民族大學副教授李耘燕歷經十年在大足和安岳國家級15個石窟文物點,將近百餘個石窟裡繪畫創作,完成300餘幅作品,加上速寫及創作手稿,總計畫出上千尊佛像,不僅畫出大足與安岳石窟最動人的一面,也訴說著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深奧義。
    大足石門山石窟位於重慶市大足縣,雕鑿於北宋年間,計有13窟龕,造像400餘尊。2005年,李耘燕第一次考察大足石刻和安岳石窟的時候,面對跨越千年的藝術形象,開始決意畫佛像,是為創作《觀音》系列之始;在李耘燕的筆下,石窟內的造像一一重現在大眾眼前,她的佛像藝術創作彷彿像古鼎般的威嚴莊重,又如瓷器的溫潤雅致,讓人讀出悠遠古意。無論是佛、菩薩,還是羅漢或力士像,不再只是形像的描繪,而是豐富了中國的繪畫藝術,更發揮保存石窟文化的功能。
    中華文物交流協會理事解冰表示,此為佛館與中華文物交流協會第二期5年交流合作計畫的起始,展覽內容從文物擴展到文化層面,對於星雲大師在文化交流上的貢獻致上最崇高的敬意,說明川渝石窟造像之多,分布廣泛,令人嘆為觀止,在各級文物保護單位的努力下已展現成果,而此次展出,說明文物保護已不限於彰顯造像的價值,更是文化藝術的展現。
    佛館館長如常法師說,展覽經過一年策劃,但其實先前有著更多歲月的積累,星雲大師在30年前到大足石刻時,曾題書「大足國寶,保護重要」,而藝術家李耘燕,奉獻10年歲月,默默的在石窟裡,將珍貴的佛教造像一一記錄,已有不少法師於欣賞李耘燕的作品時,雙手合十,心中是無比的歡喜。
    如常法師說,他一直想將石窟搬到佛館,李耘燕從南宋到唐代的石窟寺,以一比一的方式臨摹,採用丹培拉的技法,將石窟經歷的歲月完整保存。
    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史學系助理教授李麗芳說,她曾經到過敦煌和大足石刻,如今現場看著李耘燕一座座流動的石窟,「大家應該到藝術現場親身感受。」李麗芳說,相信在藝術文化裡,也能發現從此岸到彼岸的智慧。
    「我從川渝石窟裡,看到佛家的智慧與慈悲,儒家的孝道、道家的清靜無為,10年來,全靠著這些力量的支撐。」李耘燕說,老祖宗的智慧可以度化人們的心靈,希望大家透過這些作品,感受藝術的美妙和文化的傳承。
    李耘燕此次展出有油畫、寫意和丹培拉的運用,其中「釋迦牟尼佛涅槃圖」是費時三年才完成的巨幅畫作,全長1200公分,寬230公分,從頭部開始畫起,作畫期間常受觀光客的打擾,透過不斷與內心的交流對話,終究展現想要表達的情境;工匠雕刻時的虔誠,藝術家對佛法的感悟,在李耘燕「持筆有情,以筆為橋」下,為佛陀和芸芸眾生搭起了溝通的橋樑。


 
Blogger Templates